笔锋教育

毕业论文代写:财政政策效应的理论综述

来源:笔锋教育作者:admin网址:http://www.ibefront.com浏览数:1699 

1传统新古典模型

一般而言,新古典模型认为,当政府实施扩张性财政支出时,代表性家庭将会因为预期未来将支付高额的税收,对其产生负的财富效应导致家庭的消费和闲暇活动减少,结果导致劳动供给增加引起工资降低,从而刺激企业的用工需求,扩大生产。在新古典模型中,财政政策影响私人经济的关键渠道是财富效应和跨期替代效应。根据Aiyagari, Christian。和Einchenbaum (1992)的研究,政府永久性支出的增加更多地增加下期所需求的资本存量。这意味着政府永久性支出也会较多地提高工作时间,模型中不存在扭曲性税收,李嘉图等价的代表性个体占主导,所以政府支出是通过税收融资方式还是赤字融资方式无关紧要。然而,如果政府支出是通过扭曲性税收进行融资,结果会有显著的不同。例如,增加扭曲性的劳动税会趋向于减少劳动时间和产出。

Baxter和Ding (1993)利用DSGE模型的标准校准法(standard calibration)对政府支出的乘数可能存在的范围进行归类,他们发现:当政府支出是暂时性的及政府通过提高扭曲性税收来保持预算平衡时,政府的支出乘数可能最低,可能是-2.5。对于靠赤字来融资的暂时性政府支出而言,如果未来是通过提高一次性总付税( lump一sum tax)来偿还,这种类型的乘数稍微高些,但仍然在1以下。如果永久性政府支出的增加是靠当前或未来的一次性总付税进行融资的话,会产生一个较大的乘数。较大的财富效应使得劳动供给增加、稳态资本存量需求也增加,进而导致投资增加。这种情况下,短期政府乘数在1以下,而长期政府乘数为1.2左右。

Burnside, Eichenbaum和Fisher (2004)指出,二战后美国的平均数据显示,大规模的政府支出增加必然会伴随着扭曲性税收的急剧上升。尽管文章没有直接讨论乘数的大小,从模型分析的图中可以看出,扭曲性税收融资比一次性总付税融资下的短期乘数要高,乘数为正。乘数高的原因是跨期替代效应的存在。因为,个体知道将来会有更高的税负,而当前税负相对低的情况下,他们会通过跨期替代方式在当期提供更多的劳动。

2凯恩斯模型

在新凯恩斯领域,由于价格粘性和非李嘉图消费者(缺乏理性预期)的假设,政府支出的增加会导致私人消费的上升。但是根据Gali, Lope,一Salido, Valles (2007)和Coga。等( 2010)的讨论,典型的新凯恩斯模型预测会有一个较小的乘数。因为新凯恩斯模型是在新古典模型的基础上,构建了粘性价格这一强大微观基础,新古典效应会减弱凯恩斯乘数。

Coga等(2010)利用Smet、Wouter、模型来估计的乘数大概小于或等于1 o  Gali, Lopez -Salid和Valles (2007) }6}得到的乘数高达2.0,但是他们做了如下假设:(1)至少50%的消费者为"rule-of - thumb",即这种消费者是非“李嘉图”式的消费者,缺乏理性预期,不能长远优化其消费行为,这种消费者的边际消费倾向比最优化行为的消费者的边际消费倾向更高。(2)就业是需求决定式的,企业需要多少劳动量,工人就愿意供应多长工作时间。Coenen和Straub (2005)允许模型同时引入李嘉图式家庭和非李嘉图式家庭,假定企业的交易过程中价格变化比较缓慢,且财政当局是通过发行债务的方式为其支出融资。根据参数校准得出政府支出冲击对消费产生正向效应。

然而,在新凯恩斯主义模型的框架内,即使没有“rule of thumb”消费者这一前提假设,当经济处于“零利率下限”的形势下,政府支出乘数也可能很大。Eggertsson (2010) , Christiano, Eichenbaum和Re-belo(2010)及Woodford (2011)在新凯恩斯模型框架下分析了当经济处于“零利率下限”形势下仍然存在螺旋式通货紧缩时,财政政策将发挥多大的作用。研究发现以赤字为融资方式的政府支出增加会导致预期通货膨胀的上升。但是如果此时的名义利率保持不变,预期通货膨胀上升会导致实际利率下降,从而会刺激经济活动增加。Christiano,Eichenbaum和Rebelo (2011)指出如果名义利率在3年保持不变(12个季度),在此期间政府支出的增加,乘数最高可以达到2.3。

3非凯恩斯效应

3.1理性预期效应

当预期是理性时,财政政策的效应则取决于政策的持久性。一个暂时的财政削减计划不会影响到预期,因为它没有长久的效应。然而,一个持久的政策措施的影响是不同的。私人部门会意识到一个预算巩固计划,政府在未来将面临较低的债务水平,这意味着未来的税收会减少。假设人们的消费是依赖永久收入,投资需求具有前瞻性(forward-looking),投资和消费在预算巩固前会上升,补偿了财政削减对需求直接的影响。这时财政巩固或者称紧缩的财政政策有可能增加私人消费和投资的需求,也就是说财政紧缩产生了扩张效应。最典型的案例是20世纪80年代的爱尔兰和丹麦,进行了成功的财政调整Giavazzi和Pagano(1990 ); Alesina和Ardagna(1998) 。

一般情况下,李嘉图等价性时常遭到批评。例如:一些家庭受到流动性约束,面对冲击,他们没有能力平滑各期的消费。另外,家庭具有短视性和非利他主义的特点,他们希望把财政负担转移给下一代。但是,私人部门在特定的情况下,也会采取消费平滑行为。例如,当政府的债务是不可持续的,需要立即进行财政调整,或者财政规则限制了政府债务负担率和赤字率,这时财政状况接近了一个阈值,私人部门即使具有短视性也可能会调整他们的储蓄行为,以避免未来税收的增加。

3.2劳动力市场效应

劳动力市场效应指的是,由于劳动力市场效率和经济总体竞争力的上升,使得私人投资增加。在一定条件下,财政紧缩会使工会对工资的要求适度下降(因为失业率增加,或者失业成本上升),这样减少了企业实际工资支出压力,刺激就业、投资和产出的增长。利率效应是当前财政政策成分的作用,它假设财政稳固的实现是通过公共支出的削减,而非税收的增加,尤其是削减政府的工资和福利等消费性支出,降低了市场利率,从而导致私人投资的增加。因为这些支出的削减对劳动力市场产生直接影响,通常会导致劳动力市场进行调整(比如:降低单位劳动成本等),企业利润增加、投资增加。

3.3利率效应

当政府面临高额负债时,利率则包含风险溢价以反映违约的风险。因此,财政扩张导致高负债率,增加了风险升水,进而通过利率增强了挤出效应。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不得不收紧财政政策以降低利率,促进消费和投资。然而,如果暂时性的财政扩张并承诺未来的削减是可信的,即使政府的负债很高,也不会引起风险升水。

参考文献:

[1」Alesina Alberto,and Silvia Ardagna,2010,   "Large Changes inFiscal Policy:  Taxes versusSpending",in Tax Policyand the Economy,Volume 24,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p. 35-68.

[2」Valerie A. Ramey. 2011."Can Government Purchases Stimulate theEconomy?”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49 : 3 , 673-685.

[3」Aiyagari,S.  Rao,Lawrence J.  Christiano,and Martin Eichenbaum. 1992.  "The Output,Employment,and Interest Rate Effects ofGovernment Consumption.”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30(1):73-86.

[4」Baxter, Marianne,and Robert C. King. 1993."Fiscal Policy in GeneralEquilibrium.”American Economic RPV1eW,83(3):315-334.

[5」Burnside,Craig,MartinEichenbaum,and Jonas D.M.  Fisher.  2004. "Fiscal Shocks and Their Conse-quences.”Journal of Economic Theory,115(1):89-117.

[6」Cali,Jordi,J. David Lopez-Salido,and Javier Valles. 2007. "Understanding the Effects of Government Spending onConsumption.”Journal of the European Economic Association,5(1):227-270.

[7」Cogan,John F.,Tohias Cwik,John  B. Taylor,and VolkerWieland.  2010.  "New Keynesian versus Old KeynesianCovexnment Spending Multipliers.”Journal of Economic Dynamics and Control,34( 3):281-295.

[8」Coenen,Ciinter,and Roland Strauh.  2005. "Does Government Spending Crowd in Private Consumption?Theory andEmpirical Evidence for the Euro Area.”International Finance,(8) 3: 435-470.

[9」Christiano, Lawrence J.,Martin Eichenhaum,and Sergio Rebelo. 2011."When Is the Government Spend-ingMultiplier Large?”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19( 1):78-121.

[10」Alesina, Alherto,2010.  "Fiscaladjustments:  lessons from recenthistory.”(April),HarvardUniversity,prepared forthe Ecofin meeting,Madrid.

[11」Evans,Michael K.,1969.  "Reconstruction and Estimation of theBalanced Budget Multiplier.”RPV1eW  OfEconomics and Statistics,51(1):14-25.

[12」Barrell R.,Becker B.,Byrne J.,Cottschalk S.,Hurst I.,and Van Welsum D.(2003,"Macroeconom-is Policy in Europe:  Experiments with monetary responses and fiscalimpulses”Paper presented at the ZEW symposium on modelling Europe.

[13」Perotti,R.,2005."Estimatingthe Effects of Fiscal Policy in DECD Countries.”,CEPR Discussion Paper Series,No. 4842.